不眛

世界只在你眼中。

【翻译】守望先锋事件年表

甜因分子:

鲸:



翻译自国外热心网友Overgosh制作的时间轴。


水平有限不能保证准确,如有错漏请指出。


以上。


2015    莱因哈特出生


2016    安娜出生


2019    托比昂,死神出生


2020    士兵76出生


2028    路霸出生


2032    莱因哈特参军


2036    死神参军


2038    76参军


            半藏出生


2039    托比昂因制作机械装甲恶名在外


            麦克雷出生


            天使出生


2040    死神和士兵76参加士兵强化计划


2041    源氏出生


2043    黑百合出生


2044    法老之鹰出生


2045    小美出生


2046    黑影出生


            堡垒出生(大雾)


            天使在战争中失去双亲


            艾兴瓦尔德之战后鲍德里奇(莱茵哈特的长官)去世


2047    温斯顿出生


2048    查莉娅出生


            秩序之光出生


2049    黑影在智械危机中失去双亲


2050    猎空出生


            卢西奥出生


2051    狂鼠出生


            智械危机结束


2052    因没有得到修理,堡垒进入休眠


            澳大利亚为求和,将本土内陆地区赠与智械


2053    士兵76成为守望先锋指挥官,死神加入暗影守望


            澳大利亚解放前线(ALF)成立,路霸加入其中


2054    ALF摧毁澳大利亚智械中枢,引发爆炸,使内陆变为一片废墟


2055    黑影加入死人帮(按这个年纪来说大概是被收养)


2056    死局帮被捕,麦克雷加入暗影守望


            韩国被智械攻击


            禅雅塔出生


2057    D.Va出生


2059    托比昂出面插手Sven攻击(intervenes when Sven attempts to attack Kurjikstan)


2060    温斯顿从月球基地的暴动中逃脱


2061    禅雅塔离开香巴里寺院


2062    秩序之光离开贫民窟,进入建筑学院


            法老之鹰参军


2063    天使成为了瑞士某家医院她所在领域的领头人


2064    天使加入守望先锋            


            堡垒被唤醒


2066    EFI(传说中的新英雄)出生


            卢西奥在传奇地下演出中崭露头角


            半藏将源氏逐出岛田家,并亲手杀死了源氏(并没有)


            黑影的安全受到威胁,隐藏自己的身份开始潜逃


            源氏获救并被改造


            小美进入低温室


            源氏加入守望先锋


2067    黑影改造了自己,并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重新开始“工作”


2068    猎空主动提出测试“跃空者”,遭遇时间解离


2069    秩序之光参与里约热内卢费斯卡的重建,导致了对民众的剥削


            温斯顿发明了时间加速器,稳定了猎空的时间


2070    智械极端主义集团Null Sector在国王大道进行暴动


            麦克雷离开暗影守望


            源氏放弃守望先锋


            守望先锋总部爆炸


            黑百合被黑爪绑架并改造


            黑影加入黑爪


            安娜被黑百合打伤


2071    狂鼠在澳大利亚内陆发现了智械的一个有价值的秘密


            卢西奥利用窃取到的技术发动了一场针对费斯卡集团的暴动


            莱因哈特被迫退休


            守望先锋被迫解散


2072    第二次智械危机爆发


            法老之鹰在Helix Security任职


            查莉娅站出来保卫俄罗斯


2073    狂鼠雇佣路霸作为保镖


            麦克雷在一辆列车上现身阻止黑爪的攻击


            DVA成为了星际争霸排名第一的选手


2074    法老之鹰因在对抗阿努比斯时的杰出表现而升任上尉


            因无法一直“守法”,狂鼠和路霸开始了一场跨国的犯罪狂欢


            卢西奥开始筹备他的新专辑


2075    莱因哈特和布里奇特阻止了一个黑帮袭击某地方城镇


            源氏成为禅雅塔的学生


            小美从低温室中出来


2076    DVA开始使用机甲MEKA,学习格斗操作


            黑爪袭击守望先锋直布罗陀基地,温斯顿召回前守望先锋成员


            士兵76攻击守望先锋据点,并在墨西哥被人认出


            多拉多发现了新的核能工厂


            黑爪试图在一个守望先锋博物馆中取回末日铁拳的拳套


            孟达塔遭遇暗杀


            半藏潜入花村,与源氏相遇


            士兵76在埃及偶遇安娜和死神


            黑影在墨西哥煽动了一场对抗光明科创的革命


            黑影破坏了沃斯卡亚工业区的安保,并敲诈勒索卡特娅沃斯卡亚


2077    堡垒威胁到了城市安全,因托比昂的插手而获救


            努巴尼机场被末日铁拳攻击


            奥丽莎出生(大雾)


For U

*第一人称
*短打
*鲁夏
*吃书

-

“再这么慢吞吞的话,学生时代就结束了。”

会长从团团围成一圈的人群中走出来,笑得轻松,又毫不费力地打趣正扭捏与鲁鲁修并肩而立的我。她臂弯中夹着自己那顶帽子,宣布肄业的消息。或许我想到了,或许我从未考虑过别离。但这刻终究会来临。除了祝贺和感谢,也无其他话好说。米蕾·阿什弗德有属于她自己的人生。那么,我的人生将延往何处呢?

阴雨连绵的天气像是注定要为自己带来厄运。在向未来踏出第一步前,先是从书桌和墙壁的缝隙中找到了那团纸。被自己揉皱的,记满了所有真相的纸张。继而在撑伞回家的路上霎时恢复的记忆。摊在面前的是,我再三失去、又重新恢复的真相。

鲁鲁修,Zero,黑色骑士团的领导人……杀害我父亲的主要责任人。我的,意中人。

梦中我曾甩开所有人向他狂奔,渴望在他温柔的视线里得到安抚,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宽慰。鲁鲁修•兰佩路基掉落的假面下,是zero的长披风、面具,以及紧裹着手指的手套。是施发一切号令,挑起战火杀害无辜的面孔——我曾对准他开枪,又为他将子弹送入他人身体。我和他接吻了,在失去父亲了解真相的磅礴的雨里。

——那么,我的人生将去往何方?当时我确实悄悄地看向了站在身旁的鲁鲁修,以及他手中拿着的我的帽子。——那时只单纯希望……希望不远的将来,以及遥远的未来都能同这个人在一起。不,在一起未免太过自负,那只好改口说“距离近些”!没什么出息啊,夏莉·菲内特。但所有温柔情怀攒在一起,也只想这样诚挚许愿。

所有的人都隐藏着秘密。因此他也编织着保护的谎话,孤身一人在谎言中奋战。那通电话,于鲁鲁修而言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收起手机后面色不佳,我决意帮他一把。在我能力之内尽可能地帮助鲁鲁修。“我们先约好的,朱雀!啊呀,你可别吃醋。”搭着少年肩头,扯住他迈向鲁鲁的脚步。笑意不减,此刻倒是大方调侃起鲁鲁,挽起棕发少年的手臂,同鲁鲁修暂别。

我们在街区中停下,朱雀脸上复杂的情绪凝成一团。先前的连串发问没有得到正面具体的回答,但此刻为自己终于梳理清楚的思绪而愉快地抿起唇角,双手交握在身前,眨着眼睛,不想错过他可能会出现的任何表情(或许更期待柔软的那刻),颇是急切地向朱雀说明自己。

“朱雀不想原谅他而已。我早就原谅他了。”

【授权翻译】all right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74374

作者:strandedAeronaut

授权:






杰西,现在停止你那糟糕至极的双关笑料,然后立刻去找医生包扎伤口。

-

“嗨,法芮尔。这是法芮尔的号码吧?啊,我是杰——”

“杰西?你还好吗?你在哪?你现在……”

“当……嗯,当然,我非常好。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仅此而已。”

“你——我的天!这几个月来都没听到你的消息。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就在……附近。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也不能随便和人说话。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工作如何?呃……”

“我?我现在是中尉了,在海力士就职。”

“真的吗?天啊,海力士,太棒了,那真的太不错了。那你现在正穿着制服、做着你该做的事情,过着整日翱翔在空中的日子。”

“是的。我在整顿并测试我的队伍。……这是件极有助益的事情,非常值得去做。我很享受这份工作。你确定你现在没事?你听上去很奇怪。”

“当然,当然。我很好,哈哈哈。我只是——操,哦妈的。抱歉,就是走错路了。你现在怎么样?”

“我很好,杰西。你现在在哪?”

“不能说。但是电话亭这边闻起来像是有人撒了尿。你真的不会相信,这里还存在这种地方——”

“你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我在潜逃中。对了,你们公司很可能在偷听呢。嘿,海力士,我是好人,我发誓,我可不是什么罪犯。”

“他们不会监听的,杰西。我在自己家,这是我的手机。”

“哦我在印第安纳。这儿糟糕透了,莫里森确实离开了,这里玉米多得让人抑郁——”

“那些人为什么追你,杰西?发生了什么?”

“因为我有一些……一些想法。不过我可是依法行事。唉,逃跑或许让事情变得更糟了,不过我实在受不了别人拿枪指着我的头,所以我跑了。”

“跑去哪——到底他妈的怎么了,杰西!”

“哈哈,注意措辞,小朋友。”

“我已经二十八了。”

“该死,真的?生日快乐,两遍。我好像去年也错过了,抱歉。”

“……没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怎么一直在笑,你还好吗?”

“别,别担心。我很好,真的。我——哈哈,我非常好。好的不得了!”

“杰西,你别吓我。”

“真的,别担心我。我很安全。”

“抱歉,我止不住担心。印第安纳哪儿?”

“就是在这儿附近核实点新闻。”

“你听起来……听起来像是——你肯定喝多了。”

“什么?我——没,我——好吧,是的。是的。抱歉了。”

“真的?”

“嗯……抱歉。骗你的,我没喝酒。只是流了一点血,我现在感觉还可以,我保证。”

“你根本不好!我能帮到你什么,杰西?我不想——我真的不想连你也失去了。”

“……”

“杰西?”

“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法芮尔,我应该跟你实话实说的,原谅我——”

“杰西,让我帮帮你,求你了。”

“我……”

“这是警车的声音吗?你那里什么情况?”

“操。我真得走了,能跟你聊会天真的让我愉快,爱你,自己保重——”

“杰西!”

*看的时候脑补了一下战火已经烧到披风角的麦克雷,这个时候还要找个隐蔽地方,给法芮尔打上个电话。虽然显得很恋爱脑,但是我还要讲,真是浪漫至死。或许爱情向不是那么明显,更多的是亲情与友情,但是至少他们俩个互隔天涯仍旧互为心灵上的依靠,这也非常好吃*^_^*

*不明情景,就想写一下这句话。
*无头无尾,假装甜饼。

“和你讲人生苦长,我是很认真的。乐趣都在消失,看看世界,苦难不减。”
法芮尔说完,感到左眼皮不受控制地跳动几下。对面沙发上歪坐的牛仔将烟灰一弹,“这可不像你该说的话。”他鼻腔溢出一声不解的哼声,还剩半截的烟支被捻灭在烟灰缸中。
“是吗?那我现在该说——吻我。”
“你这话说得太苦,怕是黑咖啡喝了太多,我现在可不敢亲你。”麦克雷笑起来,视线扫过不出声的法芮尔,对方仍是一副端正的模样,不慌不忙地朝咖啡里添了两块糖。
“我骗你的,凑过来些。”牛仔右手撑在茶几上,上身向法芮尔倾斜过去,“谁会拒绝我们亲爱的法老之鹰?”
“虽苦犹甜,我的女士。”

人生苦多,还是先睡觉

讲道理咯
表情如图

今天写写滕王阁序~
第一张就没有刻意去模仿字帖的行笔结构,写起来轻松多了,然后就各种走形,反正怎么都是走形(……)
嘛。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困(இдஇ; )

忘了第几天了 断断续续的
今天写了永遇乐 十分喜欢 气吞万里如虎
烽火的烽 写的自己好喜欢呀٩( 'ω' )و

简而言之
人类是不可信的😃
科科

© 不眛 | Powered by LOFTER